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联系我们

书画展板: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评论>书画评论
以技入境 写意为本——著名画家焦亚新的人物画创作
发布时间:2018-03-08  新闻来源:辉煌书画艺术网


著名画家焦亚新

 
       焦亚新,1956年生,安徽蚌埠人,先后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专业,结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人物画高研班。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国家画院访问学者、刘大为工作室画家,安徽中山画院副院长,安徽中国画学会创会理事,合肥市书画院专业画家。
       作品先后入选1977年《建军50周年全国美展》;1987年《南疆前线全军美展》;1998年《抗洪精神赞·全军美展》(优秀奖);1990年《第十届全国版画展》(铜奖);2001年《建党80周年全国美展》(优秀奖);2001年全国油画大展;2004年《第十届全国美展》;2006年参加中法美术年·中国美术家协会赴法国版画作品展;2014年《艺术中国2014’中国画名家走进联合国艺术大展》;2014年南湖美术馆---首届中国画名家邀请展;2015年《铁的新四军-红色记忆经典美术作品展》。2015年《墨韵岭南—全国中国画名家邀请展》。
       获安徽省美术展览贡献奖、金奖、银奖,参与安徽省重大题材美术工程签约创作;参加1997年、1998年北京中国艺术博览会;1987年在安徽举办《焦亚新云南前线战地速写展》;2014年在安徽合肥亚明艺术馆举办《焦亚新画展》;山东美术出版社出版大型画册《焦亚新画集》。
 

 
焦亚新2014年4月杭州扇面展作品
 
以技入境 写意为本——焦亚新的人物画创作
            
       中国画以写意为特点,重在境界的营造、气氛的渲染和笔墨美感的表现,特别是人物画,在点、线、墨、色中力避了写实性的逼真与还原,而以笔情墨韵与情思、意绪传达为主,言说写意的韵致与审美风神,并以特定的形式、图像、文本营造简洁、单纯、含蓄与悠远的整体感觉。
       我们阅读焦亚新的人物画作品,扑面而来的便是意象的鲜活和气韵的生动,他笔下的人物在注重笔墨质量的前提下,无不表现为个性化、典型化和情绪化,并在多元因素的整合中体现出人性的光彩和生命情怀的赞颂。
 


母亲的怀抱68×136cm 焦亚新作于2015年
 
       焦亚新在艺术上的成熟,以及写意人物画的渐入佳境,显然来源于现实生活的历练与陶冶。作为当代画家,他感同身受地体验并领悟了当代文化语境下的审美趋向与走势,以百年来“新中国画运动”的责任与使命为已任,他自觉地关注现实生活,敏锐地观察生活,在时代的进步中发现生活的新质,善于捕捉现实生活中的积极因素,在“以小见大”中积累创作素材;不论他在军旅生活时期的作品,还是在地方工作时的作品,其作品都在充满激情的前提下,体现为一种认真、积极、充实与饱满的精神状态,努力表现平凡的劳动者、普通战士等当代人的精神面貌,刻画并描绘了一个时代的精神印迹。
 


焦亚新《藏族 系列》1
 
       早期的《突击队长》、《支柱》等作品,不仅体现了画家的审美取向和审美追求,还体现出画家对主题绘画的掌控能力与独特的视角,尽管在题旨的阐释中尚有某些局限性,但已见出画家在写意表现中的锐气和锋芒。毕竟有了军旅的磨砺和锤炼,使画家在“心无凝滞”中,渐向艺术的本质与规律逼近,作品愈加从外在形态的表现转向对艺术本体的求索。因而,在《甘南藏民生活小景》、《回望》等一批作品中,人物意象、环境氛围,更趋于诗意表现,同时也更趋于沧桑与犷悍精神的传达。
 


心之祈祷  68×136cm 焦亚新作于2015年
 
       这些作品,多以中锋平直长线为主,辅以提按、顿挫、转折,使其用笔多了书写性和表现性,在线与皴擦、墨色相合之处,强化了笔的跌宕起伏与一波三折的美感;而在用墨之中,画家极注意整体块面与局部的统一关系,在干湿浓淡的变化与演绎中,见出墨韵的氤氲与神采,使作品形神兼备、气韵生动,充满生命感与运动感。重要的是,一切优秀作品,都必有悲剧成分的注入,都必有“重拙大”元素的支撑,我们看到焦亚新的人物画创作,正是在笔墨技巧的品质、格调中,营造了悲凉沧桑的画面气息,使作品意蕴更厚重、更深沉、更阔大。


焦亚新《藏族 系列》2
 
       在小品画中,亦能窥见焦亚新的诗意心境与趣味所在,在笔墨的洒脱与游刃有余中,仍可看出他在艺术上的自信。而且,我们从中亦能看到他心境的苍茫和悠远。
       在“不似之似”、“熟后生”与“法无定法”中,焦亚新的认知不断深入,视野获得拓展,尤应肯定的是,他在“以技入境”中,没有陷入写实误区,在坚持以“写意为本”中,成熟了自己的艺术形式、语言与风格。这是有目共睹的,也是他艺术之旅新的起点。
(作者徐恩存系著名美术评论家、《中国美术》杂志主编)
 
甘南玛曲生活小景367×144cm 焦亚新作于2013年
 
砥砺姱修 磨砻成器——中国水墨人物画家焦亚新写意
 
       焦亚新是我的战友也是画友还是乡贤。很早就想写写亚新,未能兑现。有公务繁忙之由,更多的是太熟悉,好多方面都能写,反而无从下笔了。听说亚新出这本画册,要用一篇介绍文章,那么,我就当仁不让了。
       借用当下一个既时尚又时髦的词“任性”来表述中国人物画家焦亚新,太贴切不过了。

 
 
焦亚新《藏族 系列》3
 
       但是,焦亚新的任性是信仰的任性,是智者的任性,是艰辛的任性,也是担当的任性。
       他明白,绘画艺术如同任何前进的道路充满崎岖坎坷,本无铺满鲜花的坦途可行,更无天真浪漫的捷径可循。用他的话讲,鲜花在理想的尽头,不走或者少走弯道就是捷径。所以,焦亚新的任性于艺术的道路是以冷静、理性、科学与坚毅夯实路基的。
 

 
 
《罗汉 系列》1
 
       弹指40余年,一路走来,他收获了版画、油画创作实践的累累果实之后,又在中国水墨人物画领域锁定目标,迈开坚实可靠的脚步。
 
       2014年,焦亚新走进中国国家画院刘大为工作室访问学者班研修,研究方向正是他不弃不离的现实主义主题性水墨人物画创作课题。
       笔者以为,在遍地“大家”、“大师”,未动笔先递“名头”,怪相叠生,浮懆狼藉的书画场上,画家面临各色人等与金钱的种种诱惑的现实背景下,焦亚新坚定不移地走现实主义人物画创作,是一种回归大道之担当,也是一次传承发展之探索。

 
十八罗汉367×144cm 焦亚新作于2013年
 
       焦亚新非常珍视这个机会,只有惕励鞭策、从善如登、不断向上,才能完成当代艺术家的文化使命与社会责任。进入访问学者班乃是一次内省反观的自我批判和自我改造。
       正像预期的那样,访问学者班的课程安排不失为科学务实之举和理性之光的闪烁。刘大为、任惠中、陈嵘老师循循善诱、亲行亲历的授课、示范、讲评,对焦亚新影响极大。焦亚新沉下心完成精细素描写生,抠细节,磨质感,拎线条,从基础的元点捋出造型基本语言和程式。回顾过往,吐故纳新,刷新套路。沉下身,去天津蓟县黄崖关长城脚下,到甘肃环县孟家湾,临内蒙科尔沁大草原,为那些可亲可敬的乡亲牧民百姓画像,线条有了情感,皴法有了生命,墨色有了焕然生机。完成了近百幅水墨人物写生和上百幅人物速写。沉住气,把理论知识与实践体会上升到理性层面加以梳理,完成了《艺事杂谈——水墨人物画理画法记要》和《中国水墨人物画造型之我见》论文。他在论文中强调“解决中国水墨人物画的关键是造型的训练和水墨意境的把握。而‘造型’至关重要。”进而以此为论点,又以系统性的逻辑架构,循序渐进的解析写实与造型、造型与构图、夸张变形与以形传神的分论点,论证的过程里不乏与古人的对话,与自然的对接,与现实流派的异同,与西画的映照,与体悟的融汇,许多处真知灼见,既有形而上之论,又得形而下之法,揭示了中国水墨人物画的现实价值取向以及技法革新趋势。


 
罗汉驯虎图367×144cm 焦亚新作于2013年
 
       诚然,正确的理念来自实践的襁褓,同时有反哺于创作实践。焦亚新结业创作《祈祷中的藏族老人》正是佐证。近乎对称的构图,确立了沉稳、静谧和庄重的画面氛围,烘托出祈祷虔诚的主题。着藏袍的老人、飞来的苍鹰和玛尼石,寥寥几个符号形象建筑了主题的整体性。值得咀嚼的是那些水墨线条勾勒皴擦点染的精准运用,笔墨表现力始发于造型的有效张扬,以及人物和其它形象的夸张取舍强调与弱化,已不再是画得准画得像的尺度,而是超越一般性的写实意义,朝着以形传神的境界腾飞,完成了一次由像到准再到真的涅槃。
 


焦亚新作品《钟馗
       回首望去,焦亚新成长的过程布满孜孜以求的诠释。他之所以在艺术道路上走得坚实,与自己勇于和善于对学识作出阶段性的归零重启不无关系。
       告别少年时代,走进兵营。解放军真是一所大学校,特别重视基层文化工作。一些有绘画爱好与特长的战士有机会被部队集中起来搞创作。在那个知识凋零、文化贬值的年代,有一处平台让年轻人进行美术创作,是极为庆幸的事。那时我和亚新相逢相识,一晃几十年过去了。这批创作骨干,填补了一个时代的空白,后来大多成长为军旅画家、专业画家,有些至今作为中国美术界领军人物活跃在画坛上。焦亚新就是部队培养出来的画家。当然,起步之时,都是“业余美术创作者”,无论基础如何参差不齐,统统从创作开始,是管你会不会走路,上场就是百米冲刺。大都是“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的办法,学以致用倒置为用以致学。好在焦亚新基础较棒,很快脱颖而出,次次有成果,年年得丰收。但是,进入高等学府深造,系统的接受美术教育和训练一直是他梦寐以求的愿望。1989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在高泉、崔开玺、刘大为老师以及中央美院谭权书、王维新等名师指导下,刻苦学习素描、版画、油画、国画技法。两度春秋,学成归来,已是部队具有实力的美术创作骨干。


 
十二金钗 2016年作
 
       本世纪初,焦亚新转业到地方文联成为专业画家。这个时期,随着改革开放,各种艺术思潮袭来,市场经济赋予艺术以有价交易机会多多。可以讲几乎每一位专业画家都可能为一时间降临的光怪陆离和深度颠覆显得措手不及,不可置否。然而,这个时段是短暂的,有些人不假思索的选择了迎合,艺术理想褪色了,甚至放弃了原有的价值追求,手中的笔墨色彩转向了商业需求。
       焦亚新任性于自己的艺术信仰和设定的美术理想,定定神,毅然到中国美院进修深造,把中国水墨人物画作为再攀登的主攻方向。刻苦学习对于焦亚新是一种习惯养成,进而成其为生活方式。但是,对于已经具有相当经验的他来说,每次系统学习都会存在痛苦的自我否定,割舍一些驾轻就熟的东西,腾出空间纳入新的艺术营养。
 
 
印度女郎  2015年作
 
       中国美院汇聚了一片造诣深厚的水墨人物画精英,有着浓烈的治学理念和氛围。焦亚新进入国美人物画高研班,受吴山明、刘国辉等老师的影响非常大。又是一年半遁世般的钻研,写实为本,以形传神,尊重传统,讲究法度,中西并蓄,合理汲取,等等画理画论建构的科学系统注入他的脑际。他总结道:“在国美学习期间,对我来说,笔墨线条的运用是要克服的最大难题。在每天的水墨人物写生训练中领悟了一些规律,同时临摹山水、花鸟,练习书法。逐步对中国水墨人物画有了较深入的认识,在理性与技术层面上完成了一次质的飞跃。”至此,焦亚新作品的面貌焕然一新,洗练凝重,浑厚典雅,写意传神,气韵生动。

 
冷艳的埃及女人  2017年作
 
       当然,不可忽略的是焦亚新的成长得益于两个并重,那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这些年来,他带着向往上路,向自然问道,向生活讨教,一支笔记录见闻,画下大量的速写,积累现实生活提供的艺术创作素材,同时从中悟化提炼艺术思想与创作理念的养分。在读书与行路的结合上,做透了相互转化,互为辅成的大文章。
       好的画家总是造型能力与学识修养集于一身者!

 
大蜀山水墨写生作品

 
     循着焦亚新成长的轨迹不难看出,从他起步美术创作之时,从不自觉到自觉地选择了一条现实主义的创作道路,而且始终以一贯之,是一位斩获颇丰的现实主义画家。
       他曾经写道:“我被这神秘雄浑厚重的氛围所感染,心灵受到了巨大的震撼,……因激动而升腾起来的创作欲望让我彻夜难眠。”这种人性与事物的心灵对撞所产生的激情与灵感,恰恰是一位画家弥足珍贵的。直面生活,感悟生活,表现生活,引领生活,是现实主义画家的共识和担当。正是这种反反复复,周而复始的震撼,迸发出滚烫的创作灵感,才成就层层叠叠的画卷。
 
 
焦亚新《高士图 系列》1
 
       焦亚新还是紫金山下一个新兵的时候,就参加了由南京军区举办的美术创作活动,军队前辈画家陈鸿志、姚于惠、赵光涛等老师把他引进军旅美术创作的大门,一直在他们的言传身教下搞创作。前辈画家对美术创作价值的取向和态度,是正统和严谨的,画枪画炮画军威的现实主义创作思想,给他烙下深深的印记。
       创作的版画《齐心协力》就取材于他所在部队的生活,入选全军美展,继而《大江重渡》又登上了中国美术展览最高殿堂——中国美术馆。这是他艺术创作源于生活、关照现实的源点,其后一发不可收拾,屡屡有佳作见于各大报刊和军内外美展。这些创作作品,是对军旅生涯的真实记录、艺术升华、情思展露,可贵的是这期间他经历了生活的锤炼和磨砺,笔头功夫随着思想而成熟,思维随着绘画能力提升而敏锐、开阔、深邃、强健起来。他的作品不再是满足于现实事物的再现,或者简单的表述,而是有了思考的凝结、达意的苛求、内在的张力。尤其亲历南疆战斗血与火、生与死的洗礼,他进一步加深了对现实主义画家含义的理解。“战地黄花分外香”,他于炮火纷飞、硝烟弥漫的战场,画了大量的战地速写,连续不断地发表在军内外报刊上,鼓舞战友。《祭》、《威震南疆》相继入展全军、全国美展。

 
焦亚新《高士图 系列》2
 
       焦亚新转业到地方后,便把触角放到新时代人们生产生活的现实里,以美术家独特的方式,给予强烈的人文关怀。在他的笔下更多的是普通人的表现,欢欣、讴歌、激昂、同情、呼唤……,那些饱含深情的水墨运作,无论是高音还是低调都镶嵌在时代主旋律的乐谱上。
       他关切创立新中国的老战士,选择父辈的老照片里那一双双胜利就在眼前、充满憧憬的目光,于是有了《难忘的岁月》。他关切建设和谐社会,许多次进入西域高原、甘南藏区,反映少数民族兄弟的生活,于是有了《家园》。他关切留守未成年人的成长,选择村头泥泞小路上背着书包上学去的小姑娘,又把象征性的绿柳置入画面,于是有了《希望》。他关切社会的变革,屡次三番地走进农民工,与农民工一同经受日晒雨淋,于是有了《突击队长》、《建设者》、《钢筋铁骨》。他关切世人牵挂的大事件,用艺术的形象再现抗震精神,于是有了《汶川抢险》。


战火中的青春68×136cm 焦亚新作于2015年
 
       美术家是以自己的作品讲话的,尤其是人物画家是以人的表现为己任的,作品是载体,承载了画家的思想情感与意志。正因为如此,焦亚新源于生活的现实主义创作道路如不竭的生活创作源泉,奔流不息。
 
       焦亚新是一位难得的汇多画种营养注入中国水墨人物画创作的既能写实又善写意的实力派画家。焦亚新的版画、油画创作是很有建树的,在相当级的美展和大赛中获了不少大奖,有的还获得全国美展铜奖。然而,转入中国水墨人物画还是具有一定的挑战性。美术造型艺术各画种间有各自的技法特点与要求,同时也存在着共通的规律。焦亚新认为,占有多画种语言和技巧再追究水墨人物画,未必是坏事,合理的汲取油画版画的营养也不失为创新发展水墨人物画的良好途径,由此形成有别于他人的语言因子。所以,在他的水墨人物画作品里明显呈现出中西贯通的成分。他在强调以笔墨塑造为主体表现得当儿,有意无意的将油画里的造型结构、版画里的黑白灰和整体构成运用到水墨人物画中,既不失水墨人物画的特质又增加了表现力。从而形成具有现代气息的新水墨人物画的气象。


徐海东护送刘少奇到新四军江北指挥部90×200cm 焦亚新作于2014年
 
       当然水墨人物画创新的前提是把握以形传神的本质,尊传统,师古今。他阅尽前贤的笔墨之迹,从顾恺之到梁楷再到任伯年临读再三,一幅《八十七神仙图》就临了多遍。注意汲取中国山水、花鸟的笔法墨法皴法水法,构建以笔墨内美为支撑的视觉艺术架构。另一方面不放松速写素描人体结构训练,奠定精准造型的基础。他曾经在自己的画册后记里作过类似于艺术自我设定的表述:“我所追求的水墨人物画应该是既有文人画优秀传统中的审美观念,又有形神兼备讲究科学的造型;笔墨线条有传承,具有靓丽、淡雅、明快、透润的外观特点。”这样一来,他的水墨人物画在由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跨越的时空都大大的缩小了。近年来,在亚新的作品里明显感到的一个变化,就是对对象的客观表现加大了主观意识与再造的比重。为自己的笔墨套上强劲的缰绳,使得笔墨按着作者本体的思想情感意识发力,达到了“物象”转换“心像”的境界。
 


支柱120×18cm焦亚新 2008年作
 
       最近,我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的《铁的新四军·红色记忆经典美术作品展览》会上,看到焦亚新的新作《刘少奇与徐海东》为之一振。这幅属于重大历史题材的主题性创作,构思立意准确精巧,内涵深刻。1939年,皖南事变,新四军遭遇国民党反动派背信弃义的暗算,党中央指派刘少奇徐海东率领中原局机关,冲破日伪顽的层层封锁,挺进皖东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加强党对新四军的领导,完成重振雄风,英勇抗战使命。焦亚新摘取夜晚急行军的镜头,意味潜在的一轮圆月高悬,富有代表性的皖东刺槐摇以着,两位领导人带着队伍大步流星的走来。这就把事件场景表现典型化了,也是画家传神之举。水墨表现形式契合了主题的要求,凝重而不失生动,在主要人物刻画上没有放过任何细节,运用了骨法用笔,线条多变,皴法严谨,和不厌其烦的点染,强化人物的个性与特定环境氛围,特具感染力,使观者仿佛融进其间,见证了这一历史性的东进,向前,向前!

 
日新月异(160×160cm)2006年5月作
 
       现在想来,古今中外大凡有造诣的画家都具备一个共同的秉性,那就是锲而不舍, 砥砺姱修 ,磨砻成器的任性!
     
韩阳  乙未初夏于古庐州北门陋室灯下,作者系安徽省美术家协会理事、高级记者)

标签:  焦亚新   写意   水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