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联系我们

书画展板: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专题>书画专题
一幅落款年代有误的赠画
发布时间:2020-06-09  新闻来源:辉煌书画艺术网
 
——回顾与恩师萧龙士先生的一段画缘
 
我手中有一幅非常珍贵的水墨花鸟画,屈指算来已经有57年了。要说它珍贵,是因为它出自一位德高望重的老画家之手,他就是我的老师萧龙士先生。
 
 
萧龙士   摄影:鲍克
 
萧龙士先生是安徽萧县人,生于1889年,活了一百零三岁,于1990年仙逝。先生离开我们已整整有30年了。
萧龙士先生是我国现当代杰出的书画家和美术教育家,又是江淮大写意画派的创始人。他培养了数以千计的学生、弟子、门生,一生不为名利,在长达一个多世纪的生命历程中,倾注了毕生的心力,为人、为师、为艺,为后人留下了累累艺术硕果,赢得了桃李满天下。
 
 
我在1960年与先生相识,并拜在他的门下学习大写意花鸟画。上面所说的那幅水墨花鸟画,就是当年跟先生学画时专门为我所作的示范画。(如画)
 
记得那是在1963年元旦这一天,我去看望先生,并带了几张宣纸过去。那是单位里一个家在宣城的同事送给我的;当时舍不得用好的宣纸作画,带去给萧老让他试试效果如何?也就是这天,萧老给我画了上面这张水墨葡萄图。你看画面上结了两串晶莹剔透的果实,一上一下从左上方往右下方垂了下来,成熟的果实完全以墨写成,显得透明而饱满;几片墨叶大小不同,却错落有致,显得水墨淋漓、充满生机。在画面的右上角还特意画了只八哥举足欲飞,更显得生动有趣。
 

 
可能是因为纸好,先生画起来也颇有兴致,墨色也格外的出色。不一会功夫一幅绝妙的佳作完成了。这真是一幅难得的佳作啊!萧老也为之感到分外的满意。
 
萧老平时很少纯用墨色画葡萄,而在藤上画八哥更为罕见,所以也就更加显得这幅作品珍贵了……画好之后,先生在画面右上角题写了“果实累累”四个字,然后又接下来题写了“一九四九年元旦为思胜学友作”,当时我发现先生把年代写错了,就提醒了萧老,萧老停下来发现了这一问题,但思考了一会反而说“将错就错吧!”既没有改正,也没有注明,只是在最后落上“七十四岁”的年龄和名字,就这样,一幅落款年代与年岁有误的作品诞生了。前面我提到过,萧老是1889年生人,如果在1949年先生应该是60岁的年岁,但作画的时间却是在1963年的元旦,这中间整整相隔了十四年的时间,先生为什么明明看到写错了还要说“将错就错吧”的话呢?这其中在当时我也难以甚解!
 
从那以后这幅作品就这样保留了下来。即使在文化大革命那个特殊的年代也没有弄丢。(那时我在学校工作深怕被学生“扫四旧”给毁掉)。
 
直到2006年安徽美术出版社出版了萧老的书画集,把这幅作品收到了画集里,(见画集第七十七页)从画集的出版到现在又经过了十四个年头,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也没有人注意到这幅作品上所题的年代和萧老的年岁有明显矛盾这一问题;直到在前一段时间,萧龙士艺术研究会秘书长、画家黄小舟先生给我在微信上发过来这张作品的图片,并提出了画中所题年代与萧老年岁有矛盾这一问题,让我意识到该是把这个问题说说清楚的时候了。不然再过些年,又有什么人可以把这件事说得明白呢?到时候弄不好还会给为萧老写传记或者写安徽美术史的专家留下一些争议呢!
 
 
这几十年来,每当我欣赏到这幅作品的时候,也总会想起萧老当时说的那句“将错就错吧!”的话,老人明明知道写错了年代,为什么还要将错就错呢?
 
后来我逐渐感悟到,是不是先生对一九四九年这个特殊的年代有种难以割舍的情感呢?
 
四九年那是我们共和国成立的年代,四九年也是萧老第一次进京拜见齐白石大师的年代,对于这样一个年代先生自然是十分怀念的。虽然在画面上题错了作画的年代,但是把心中怀念的年代却让它保留了下来,这之中自然蕴含了先生那无以言尽的情感啊!
解思胜 2020年6月于合肥墨缘斋
 

 
解思胜
 
作者简介:解思胜,1939年生人, 60年拜江淮大写意创始人萧龙士先生为师学习大写意花鸟画。作品以梅、兰、荷、老来红等为主。60年代中期也曾得到过李苦禅、许麟庐、齐良迟等艺术大师的亲自指导。画风追求厚重、古朴、苍劲老辣之风格。崇尚吴昌硕、齐白石等前贤之笔墨;其作品多次参加过省、市美展,并有获奖。现为萧龙士艺术研究会理事。
标签:  萧龙士   解思胜   画家 
友情链接